新闻 详情 返回上页

湖北一年轻女子为男友流产 知道真相后崩溃

2019-08    来源: 未知A+

湖北一厨师骗财骗色后自导自演被抓,花钱请人扮妈妈和警察

 

2019年7月11日,吴某设局雇佣3人将自己”现场抓捕“并带上该临时打来的”快车“,右一被搂脖子者为嫌疑人吴某,另3名男子为吴某网络临时雇佣,女子为受害人小静 武铁公安供图

武汉铁路公安处8月27日通报称,该处日前破获一起重大诈骗案,涉案嫌疑人吴某以交友结婚为由接近女性,再对两名受害女子实施诈骗7.5万元。

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初中毕业的吴某曾因伙同他人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出狱后当上厨师并结婚生女。因沉迷网络赌博,在网上自学骗女性钱财的技术,不仅花钱请人扮演自己的母亲,劝“女友”流产,还请人扮演警察将自己抓走。

吴某交代,他的目标是有一定学历的“奔三”女性,两名受害女性均为大学毕业。吴某被抓后,竟然不记得为他流产女孩的名字。目前,吴某已被武汉铁路警方刑事拘留。

侦查员在吴某租住地将其抓获并带离。 周磊 摄

女孩报警称男友被警察抓走

7月16日,武汉铁路公安处汉口车站派出所值班室接到一起报警。报警人女子小静(化名,27岁,湖北黄冈人)称,其30岁的男友郭军5天前被3名“警察”抓了,目前没有任何音讯。

小静的家在农村,大学毕业后在武汉某科技公司工作。小静说,她和郭军今年五一期间通过“相亲群”认识,郭军自称老家在孝感,父亲早年病逝,和表弟在武汉合开了一家建材店,离店不远处还有两处房子。

在网上聊了几天后,郭军便提出和小静处男女朋友关系。两人5月7日见了面,还没谈过恋爱的小静和郭军当天一起吃了午饭,下午看了电影后,郭军便以累了为由在附近某酒店开了一间大床房。小静起初坚决不同意,在郭军再三说“保证不干什么”后,小静去了酒店,但两人还是发生了关系。

事后,小静对郭军言听计从,郭军还经常住在小静的出租房内,一手好厨艺的郭军做了很多好菜,令小静觉得十分幸福。

随后发生的事情,影响了她一生的轨迹。6月7日,郭军借口与他人打架要赔偿,向其借3万元钱,小静在汉口火车站将2万元钱交给郭,6月9日,小静又将另1万元交给了郭军。7月7日,郭军又借口表哥结婚需要彩礼,找小静要了2万元。7月11日,两人在逛街时,郭军突然被一群人用手铐铐上,带上一辆民用车后“失踪”了。

因之前郭军以做生意为由,让小静帮忙购买过两个社交账号。警方提醒小静登录该账号试试,铁路警方通过其中一账号联系到一名叫小佳的女孩(28岁,湖北孝感人)。小佳反映,在今年4月,郭军以婚恋名义和她交往了一段时间,起初先是逛街、看电影随即酒店开房,在取得小佳信任后,郭军找小佳“借”款2.5万元后“失踪”,但小佳并未报警。

小静向专案组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她在联系卖家了解信息时,卖家称支付方显示姓“吴”非姓“郭”。此时,小静才明白,郭军是一个骗子。

侦查员在吴某租住房间查获吴某使用的假离婚证。 周磊 摄

网上钻研骗女性钱财技术

案情上报后,武汉铁路公安处将两起案件并案侦查,并抽调刑警二大队精干警力成立了“7.16”专案组。

尽管郭军在与两名女子接触成功“借”钱后,电话称其打架的事情不牵连二人,让她们删除社交平台上的聊天记录、图片等,但是民警还是通过小佳和小静提供的几张同嫌疑人在外游玩期间照片,以及郭军购买社交账号的银行关联账号,很快从有犯罪前科人员摸排出,郭军真名为吴某(湖北孝感人,32岁),2011年初因伙同他人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出狱已经3年多。

警方到吴某的孝感老家开展调查,发现吴某已婚,有一名1岁的女儿,妻子在当地某工厂上班,吴某并未回家。民警了解到,吴某是武汉不少饭店的“兼职”厨师,日工资250元,每月大多数工作10余天,饭店对其情况也不太了解。

8月6日一早,警方掌握了吴某可能在一处日租房休息,然而又扑了空。后来民警才知道原因,当天吴某又出去约会了。8月12日晚6时30分许,侦查民警了解到,吴某又回到6天前所住的日租房内,这次吴某被抓获。

“我没有欺骗那些女孩,那些钱我都是借的,将来我还会还。”然而,刚开始审讯时,吴某便一口咬定。

“那你为什么一直用假身份信息借钱?为什么借到钱后没几天便更改通讯方式不联系她们?”面对侦查员的几个问题,吴某无话可说。

吴某被武汉铁路公安处刑事拘留,其供述了“借钱”的经过。原来,吴某出生在孝感一普通农家,初中毕业后便开始四处打工。2016年出狱之后,吴某开始学习烹饪技术,并成家。好景不长,去年底吴某沉迷网络赌博,他觉得打工太辛苦,赚钱太慢。后吴某在网络上接触到一些骗女性钱财的视频,便开始钻研起来。

侦查员在吴某租住房间查获吴某使用的假离婚证。 周磊 摄

花钱请人假扮妈妈行骗

吴某交代,他将目标瞄准有一定学历的“奔三”女性,这些女性上班固定,一般社交圈不大、防范心差,一旦得手迅速找理由消失。

今年以来第一个受害的女孩小佳便是如此,经历春节回老家被催婚,2月底刚回到武汉便在网上认识了吴某,没几天跟他在酒店内开了房,吴某趁关系亲密后,不到一个月便以在外打架犯事为由,分别于4月3日、15日找小佳“借”了2万和5000元钱。小佳本身也没多少钱,第一次2万元中有7000元是找朋友借的,第二次则是用信用卡套现4500元钱。

几天后,当小佳与吴某联系时,吴某提出要还钱,并准备赶到小佳住处途中。二人利用社交软件语音时,小佳忽然收到“民警”喝令并抓捕吴某的语音,其实这是吴某事先用网络变声软件录制的音频。4月底,吴某便从小佳的世界中消失了。

5月4日,小静便成了吴某的“猎物”,当月7日,二人确定为男女朋友关系。不久,吴某在网上临时请了一位阿姨贾某当妈妈,小静和这位“未来婆婆”见过两次。第一次见面“未来婆婆”话很少,只是说“年轻人谈恋爱,她不干涉”。第二次是6月22日,因小静怀孕打算将孩子生下,吴某称其打架的事情未处理完,不适合马上要小孩,“未来婆婆”也称“老家有传统,怀孕不能入门,二人同时劝小静选择做人流手术。

吴某交代,两次雇佣贾某分别支付了80元、100元钱,这些“台词”也是事前吴某临时教贾某说的。

与“未来婆婆”第二次见面后第3天,小静在吴某的陪同下去医院做了手术。吴某明白小静已深爱自己,7月7日,吴某第3次成功“借”钱后便决定摆脱小静。他在网上购买了一副手铐,7月11日中午,花300元钱雇佣了3名男子,谎称自己在演戏,让几名男子打车在其和小静约会路口,以涉嫌先前打架事为由,当小静的面对其“现场抓捕”后离开。

吴某的借钱,让小静面临将近5万元的债务。原来,这几年她挣的工资已用于帮父亲看病。这些钱都是临时从网络平台借来的。

吴某也有失手的时候,据其供述,与小静刚认识不久后,其认识了在某房地产公司工作,年约30岁的离异女子杨某,在取得杨某的初步信任后,吴某分别在前两次找杨某借钱500元、1500元,并很快还了钱,第三次找杨某借2万元钱时,被杨某识破后便悻悻离去。

民警说,幸亏抓捕吴某及时,因为他于8月初已在社交平台与27岁女子小秋取得联系,并于8月6日在一起逛街看电影、买衣服,被抓时吴某正打算进一步行动,因为他不仅将先前的赃款挥霍一空,目前在两个网络借款平台已经有近两万元贷款。

目前,吴某已经被武汉铁路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责编:系统采编